8884443.com

Uber的操纵权争夺战
更新时间:2019-03-02

本文转载自简法帮,作者简法帮;经亿欧编辑,供行业内人士参考。

卡兰尼克之所以突然行使争议中的董事任命权增派两名董事,是因为公司新CEO跟高盛投行(也是Uber投资人之一)向公司董事会递交了一份公司治理调解打算,包括为了引入软银财团的投资而削减卡兰尼克的超级投票权,及其在董事会的操纵权和2019年上市的截止期限等内容。就此,前CEO卡兰尼克直言不讳:

Benchmark紧接着在8月10日起诉卡兰尼克,指控他通过敲诈跟瞒哄事实的方式获取新董事任命权,恳求撤销投票权协议,渴望将卡兰尼克董事席位拿掉,从而彻底踢开这位首创人,并试图通过法律程序制止卡兰尼克指派其余两个公司董事席位。

新旧CEO的对决?

【编者按】2017年10月3日,寰球当先的出行平台Uber在董事会上一致通过了一系列改进公司管理结构的决议,为引入以孙正义软银集团为首的财团10-12.5亿美元的投资铺平了道路,也让内忧外患的Uber意本地进入把持权大决战后的休战期,集中精力准备2019年的上市。

卡兰尼克在2016年6月G轮融资引入沙特投资人时获得这项董事任命权,通过与早期投资人Benchmark等签署的投票权协定,他取得增加指派三名公司董事的权力。2017年6月20日,卡兰尼克带领下的Uber已经深陷系列危机,Benchmark等五家投资人发动忽然袭击逼迫卡兰尼克辞去了CEO职务,本应同时失去CEO专属董事席位的他却根据这项董事任命权将本人视为自己有权指派的三名新董事之一而保住了董事席位。

本文欲望通过控制权决战各方的表态和媒体报道还原决战背地的故事,为更多开创人和投资人供应参考借鉴。

2017年9月29日,Uber新CEO上任不足一个月时间,刚退出民众视线的公司前CEO卡兰尼克再次登上各大媒体头条,他突然扔出一枚炸弹——行使自己向公司委派两名新董事的权利,即委派施乐公司前首席实行官Ursula Burns和华尔街金融大佬John Thain担当公司董事职务,让新CEO率领下的Uber从新陷入控制权的混战之中。